当前位置: 青浦文化服务网> 文化遗产> 文物天地> 文物鉴赏
文化遗产
 
文物鉴赏

【石器】彩绘有肩石斧

【石器】石斧

【石器】斜柄三角形大石刀

【石器】舌形石斧

【石器】有段石锛

【玉器】象牙梳玉背

【玉器】锥形器玉项饰

【玉器】猪形玉坠

【玉器】玉钺、 玉冒、玉镦

【玉器】玉鸟

【玉器】玉带钩

【玉器】鱼鸟形玉璜

【玉器】飞鸟兽面纹琮形玉镯

【玉器】半环形玉镯

【玉器】矮方柱形玉琮

【陶器】猪首形陶匜

【陶器】三口陶器

【陶器】灰陶带盖双层簋

【陶器】红陶盆形大鼎

【陶器】黑陶竹编纹带盖罐

【陶器】黑陶细刻纹阔把壶

【陶器】黑陶鸟形盉

【陶器】黑陶划纹镂孔足豆

【陶器】黑陶高柄盖圈足罐

【陶器】釜形红陶鼎

高 19.6 厘米 ,刃宽 20 厘米 ,福泉山遗址出土。生产用具,或作兵器。斧呈梯形,器身扁薄,背部两端有短矮窄肩,弧刃,两端上翘成方角。斧身上部对钻一圆孔,圆孔两侧各有朱红彩绘斜线连向肩部 。应是捆绑绳索的部位。有肩石斧装柄方法与无肩石斧大致相同,柄卯一般不穿透,只是开挖较浅的凹槽,将斧背嵌入槽内,斧肩紧贴槽口下端两侧,以绳索加固,增加耐用性是新石器时代晚期出现的新样式。青铜器时代的铜钺延续了这种形制。
高 17.3 厘米 ,刃宽 15.9 厘米 ,福泉山遗址出土。礼器。器身扁薄,上窄下宽,呈梯形;轮廓挺拔,刃部弧度小且两端微向上翘,未加工出刃口。斧身上部对钻一圆孔,两面经过细致的抛光,背部稍作打磨,凹凸不平。安装时要嵌入木柄槽内。斧在作生产工具和兵器时都需要锋利的刃,而这件石斧,打磨、钻孔、抛光耗费大量工时,却没有磨制锋刃。因此这不是一件实用器,而是礼器。
长 56.5 厘米 ,凤溪镇果园村遗址出土。砍伐工具。体大厚重,以大块板岩石料打制成形后再磨平,表面留了多处打制痕迹。石刀略呈三角形,斜背,顶端凸出短柄,圆弧形刀刃,在刀身上部琢出一小圆孔。大石刀的圆孔和短柄部都是用来捆扎木柄时穿绳系缚的,构思巧妙。大石刀的刃部似有锯齿状的崩裂痕,只有经常触及比较坚硬的物体才会导致这种损伤。
高 14厘米 ,刃宽 7厘米 ,崧泽遗址出土。生产工具。用辉绿岩石制成,狭长形,形如舌头。器表通体精磨,中间较厚实,两侧趋薄,弧刃;上端两侧加工出凹槽,便于缚扎木柄;斧孔用管状器两面对钻而成,口沿留有钻孔的痕迹。崧泽文化时期的石斧,一般先打制成形,然后再精加工,比起此前的石斧,无论是外观还是形制,都有很大进步。此斧为崧泽文化石斧的典型器物,是石器中的珍品。
高 28.5 厘米 ,刃宽 5.6 厘米 ,福泉山遗址出土。生产工具。形制较大,石色青灰,平背,平刃,起段明显,线条挺直,角度规范,表面平整细洁,经过仔细打磨抛光,制作工艺高超讲究。整器轮廓清楚,光滑如新,是良渚文化石器中的精品。
高 3.6 厘米 ,上宽 6.8 厘米 ,下宽 5.1 厘米 ,厚 0.5 厘米 ,福泉山遗址出土。象牙梳玉背一般为体形扁薄的倒梯形,下侧有条形插榫,钻 2~3 个小孔,上宽下窄。上端切割出二耳,形成冠顶状,下端琢制凸出的扁榫,榫的两侧钻 2 个小孔。冠顶的正下方钻一小孔。上海、浙江等地多次在良渚文化遗址出土冠形状玉器,因不清楚它的用途,故一直称之为“玉冠形器”。自海盐出土了完整的象牙梳以后,玉冠形器的用途才真相大白。
周长 60 厘米 ,福泉山遗址出土。佩挂饰件,类似于项链由大小不一和形状不同的 47 颗玉珠、 2 件玉管和 6 件玉锥形器串联组成。出土时位于人骨胸部。玉料有湖绿色, 有乳白色。锥形器分布在人骨胸部,左右两边各有 3 件,对称排列,中间以两颗玉珠相隔。项链下部下坠的玉珠穿孔做牛鼻形。整件项饰美观大方。
高 2.1 厘米 ,孔径 0.7 厘米 ,厚 0.4 厘米 ,福泉山遗址出土。佩带饰件。玉色乳白,间杂暗黄色斑纹。扁平椭圆形,中间有一大圆孔,一侧雕琢阔嘴;上端有凸脊,穿一小孔,可以穿线佩带。整器造型犹如一头肥胖的小猪,形象生动。
福泉山遗址出土。钺、冒、镦组合是良渚文化时期部落首领在举行重大仪式时使用的权杖。 玉钺 高 15.9 厘米 ,刃宽 10 厘米 ,米黄色,夹杂褐斑。间泛青绿色。扁平梯形,器表面抛光,弧形刃,刃的两端略外翘,钝口,没有使用痕迹。上部圆孔用管钻对钻而成,孔壁还留有对钻的旋痕。玉钺只在良渚文化大墓中发现,制作精致,少数钺在柄的两端安装玉冒和玉镦。玉钺与冒、镦是一套整件,其功能已成为代表权利的一件法器,后人称之“权杖”。 玉冒,长 8.8 厘米 ,厚 1.2 厘米 ,高 3.8 厘米 ,米黄色,夹有少量褐斑。器身如舰形,下部有凹槽,可以将柄嵌入。玉镦,长 7.5 厘米 ,厚 2.1 厘米 ,高 2.6 厘米 ,米黄色,夹杂少量褐斑。器身如船形,上部有凹槽,两侧中间各有一个插榫孔,可以纳柄后再进行固定。
高 1.88 厘米 ,身长 1.6 厘米 ,福泉山遗址出土。佩挂饰件。玉色乳白,尖喙上扬,头部有一圆形穿孔,作为鸟的眼睛,同时又可以穿线佩挂,构思巧妙,简洁传神。整器寥寥数刀,刻琢出一只小鸟的轮廓形象,没有任何纹饰,却已表现出小鸟栖息的生动神态。
长 3 厘米 ,宽 2.1 厘米 ,厚 1.8 厘米 ,福泉山遗址出土。衣带钩。玉色乳白,间杂黄色斑纹。一端方块形,对钻一孔,孔壁光滑,做穿带之用;另一端切割成弯钩,钩内有加工痕迹,弯钩主要钩住带的另一端,形成合扣。玉带钩类似今人的皮带扣。整器表面精致抛光,小巧实用,出土时发现于墓主腰部,说明 4500 多年前良渚文化的服饰已达到相当高的水准。
器长 6.6厘米 ,宽 2.1厘米 ,崧泽遗址出土。佩挂饰件。湖绿色,间有灰白斑纹。一端琢制成鱼首形,鱼嘴呈张开状;另一端琢制成鸟首形,喙部也呈张开状。璜上端两侧各有一小圆孔,单面钻透,琢磨而成。两孔上侧留有因悬挂而磨损的清晰凹痕。表面光洁无纹,造型别致,在崧泽文化玉璜中仅此一件,甚为罕见。
高 5 厘米 ,射径 7.1~ 7.4 厘米 ,福泉山遗址出土。礼器。湖绿色,玉质晶莹滋润,用透闪石青玉琢制。中间大圆孔用对钻方法加工,孔壁磨光。琮面以减地法凸出四角齿形方座,以横槽分为上下两节,并以四角为中线展开纹饰。上节有两条平行的横凸棱,上刻数道弦纹,在两条横凸棱中间,填刻以云纹、横直线组成的几何形图案,其下为两个圆圈和一个凸横档,组成一个带冠的神脸。下节有椭圆形的眼睑、桥形的额和凸横档的鼻组成的兽面。在椭圆形眼睑中以重圈为睛,在凸横档上填刻以横直线、云纹组成的图案。在神脸和兽面两侧又各刻一只飞鸟(共 16 只),鸟身上也填刻卷云纹和横直线图案。整器造型规整,线条流畅,构图对称和谐,形象庄严生动,是良渚文化玉器中的珍品。
直径8厘米,边宽1.厘米,福泉山遗址出土。手饰件。良渚文化玉镯有环形、半环形和筒形等,这件玉镯由两个半环形组合而成,玉色青白,镯面抛光处理,半环的两端各有一个小孔,可依手臂的粗细系线佩带。此器出土时位于墓主的右臂上。
高 5.6 厘米 ,射径 8.7~ 9 厘米 ,福泉山遗址出土。礼器。 乳白中隐现青绿色, 矮方柱形。琮面凸出四个角尺形方座,座上以一条横槽将凸面分为上下两节,并以四角为中线向两侧对称展开纹饰。上节在两条平行的横凸棱下雕刻 一神面,以管钻浅旋重圈为眼,外圈两侧各出一条短横线表示眼角,下方以凸横档为鼻,上刻细密的云纹和横直线组成的图案。下节雕刻一兽面,以桥形凸面做额,椭圆形凸面做眼睑,中间以重圈为眼,凸横档作鼻,上刻细密云纹横直线组成的图案。全器极为规整,纹饰细密,工艺精致,表面具有玻璃般光泽,似进行过抛光加工,是上海地区出土的良渚玉琮中体积最大、制作最精的一件玉器。
长 13.6厘米 ,高 6.7厘米 ,崧泽遗址出土。盛水器。器身厚实,底部压印“S”形纹一圈。把此器倒置,为猪首形雕塑,有眼、耳、鼻、嘴的明确结构,嘴外伸为流。匜是带流的盛水器,起源于新石器时代晚期,盛行于东周时代。这件泥质灰陶猪首形,是一件艺术雕塑,浑圆的器身是猪的身躯,简明形象的猪首,展示了家猪的形象,说明早在5000多年前野猪已畜养成为家猪了。这是我国典型的、不可多得的家猪的最早艺术塑像之一。
高 14.6厘米 ,崧泽遗址出土。盛放液体器皿。泥质灰陶,上部有三个瓶口,相连呈“品”字形;腹部微弧,也成三角形,底略平,附三个扁足。这件陶器可能是盛放美酒的器具,上部的三个瓶口,可同时供三人吸吮美酒。类似这样的陶器,上海地区出土器物中很少见,非常难得。
口径 25.2 厘米 ,通高 26 厘米 ,福泉山遗址出土。食物盛器。簋一般由器盖和器身组成, 但惟独这件簋别具一格,分上、中、下三部分。上部是器盖,形制小巧,它的捉手呈弧边三角形,方便提握;中部具备两种不同的功能,既是下部的器盖,它的捉手又成为另一件簋,口沿外侧有三个横鼻;下部为器身,敛口,宽沿上有一周支口,可以容盖,口沿外侧也有三个横鼻,斜折腹,圈足外撇。从整器看,造型稳重,器型奇特,能同时盛放两种不同食物,在良渚文化属首次发现。
口径 45厘米 ,高 36厘米 ,福泉山遗址出土。炊器。形制厚重,是陶制器皿中的大件。鼎的上部呈盆形,直壁深腹,宽口沿外折,可以承盖;底部圆形,留有一层黑色烟炱,是长期炊煮的痕迹。器腹下部一周凸棱,中部箍一圈齿状堆纹,上下又有密集的凹弦纹,装饰简洁朴素。鼎足横剖面为直角曲尺形,从正面看,上宽下窄;从侧面看,略向外撇,承重性能优良。鼎足上部是两行点线纹,下部以凹线勾勒出脸形,中间是齿形竖脊,两侧各有一个圆形捺窝,形成兽面。这种拐角中轴线的纹饰手法,在良渚文化玉器的制作中得到进一步发展。
口径 15.2厘米 ,高 26.3厘米 ,崧泽遗址出土。盛贮器。罐的造型最为丰富,大小各有不同。这件黑陶罐由盖和罐身二部分组成,器盖为浅盘形,捉手为圈足形。罐口竖直,口旁有一圈直沿,沿上有4组小孔,每组3孔,共有12个孔,口沿置小孔可能为防止雨水渗入罐内。罐的肩部浑圆丰满,饰刻划的竹编纹,共22个单元,巧妙地串编一体。这种纹饰反映了先民喜欢使用竹编器皿的生活习俗。罐腹中部饰一周锯齿形堆纹,底部是外撇的矮圈足,置放稳重。此罐纹饰规整,是崧泽文化陶罐的珍品。
高 15 厘米 ,腹径 9.5 厘米 ,福泉山遗址出土。盛放液态食物的器皿。壶身浑圆,上为粗颈,下为圈足,上下对称。壶口前侧上翘制成宽流,相对壶身一侧为阔把,阔把的外侧有密集的直条纹,上有两个小孔,用于穿绳系盖。壶身乌黑光亮,表面刻满精细花纹。流部口沿下是双翼展开的飞鸟正面形象;腹部主体纹饰是几只向下飞翔的鸟,鸟身填刻云纹与纵横相对的平行短线,鸟尾分叉,双脚下垂,具有写实性;陪衬纹饰是折线纹,线条纤细如发丝,丝毫不苟。此壶工艺高超,造型优雅,是良渚文化陶壶中不可多得的珍品。
高 19 厘米 ,腹径 10~ 12.5 厘米 ,福泉山遗址出土。盛酒器。造型别致,器口似鸟首,宽留上昂,上有器盖,扁核形的器腹,两侧凸出圆脊,腹下有 3 小扁足,器背有一绞索状把手,整器似伫立的企鹅。制器所用陶土在各部位有所不同,把手、三足和器底掺加细沙,其余部分则为细泥质。这件鸟形盉与 2 件高柄盖罐同时出土,应是先民在举行重大祭祀仪式时使用的器物。
口径 20.7厘米,高 11.8厘米 ,崧泽遗址出土。食物器皿,也是祭祀时盛放礼品的器具。器型由两部分组成,上部是盛放食物的盘,下部是呈喇叭状的圈足。豆盘浅盆式,圈足为多节式,整个器型轮廓线曲折多变,外表黑铅色。装饰分上下二块,豆盘内底刻划几何形的编织图案;圈足上有三组镂孔,孔为圆形和尖三角形二种,组合的非常别致,从整体看,陶衣铮亮、造型优美。
口径 7.6 厘米 ,高 21.8 厘米 ,福泉山遗址出土。祭祀用器。罐盖很奇特,上有一条细长的高柄,中段内弧成束腰形,下部呈喇叭形,上饰三道凸弦纹,高柄中间有上下贯通的直孔,具有特殊的功能。罐身为直口,广圆肩,扁圆腹,高圈足,圈足上镂刻 3 组由弧边三角形与叶形镂孔组成的图案。陶罐表面陶衣乌黑光亮,并有多道红褐色宽带彩绘。这类精致奇特的陶罐,应是古人在重大祭祀活动时才使用的重器。这类高柄罐在青浦仅发现二件,是远古陶罐中罕见的艺术珍品。
通高 32.6厘米 ,口径 17.7厘米 ,崧泽遗址出土。炊器。夹砂红褐陶,上部为器盖,盖上捉手呈三尖瓣形,十分少见;口沿外翻,颈部凹弧,肩略斜,上饰数圈凸棱纹;器腹底部平弧,有烟火熏烤的痕迹。下部为三只扁三角形侧足,足根外拐,两侧各按一个凹窝,呈兽目形,扁足脊部有指捏的齿形纹。整器古朴雅致,构思简洁,是商周时期青铜器艺术造型的雏形。
上一页下一页

版权所有:上海市青浦区文化广播影视管理局 Copyright © 2011 Qingpu Shanghai All Rights Reserved.
地址:青浦区公园东路1828号 电话:021-59721001(总机) 传真:021-59728876
建议使用1024×768分辨率浏览本站